近忧远虑:纽约会对国外地产投资者征税吗?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中国大陆和香港的房地产市场过热,纽约市便成为中国房地产买家的一个理想的目标。据纽约房地产新闻报道:由于和香港的地理位置和文化背景的接近,同时也可能是因为香港容易躲避中国政府的监视,一段时间中国投资者蜂拥而入,致使香港房地产价格激增。据香港政府的数据,自2011年第一季度起,中档公寓的平均价格上涨了65%。

到2012年10月,香港政府的监管部门再也无法承受, 于是对在港购买物业者中的非永久性居民征收15%的税收。香港财政司司长曾俊华告诉《华尔街日报》记者说: “这是在特殊情况下推出的非常措施”。据悉,自香港实行税收的两年间,香港的中档公寓的平均价格仅增长了5.3%。

2012年以后,一些中国房地产投资者大量涌入的国家也开始采纳香港的模式。2013年新加坡对外国地产买家征收15%的税收;就在同一年,瑞士设定对外国地产买家征收20%的税收。今年(2016)四月,英国对国外房地产投资者发行了“印花税”。今年六月,澳大利亚各州,其中包括悉尼、布里斯班、黄金海岸、昆士兰州和新南威尔士州开始对外国购房者征收3%和4%的税收。而今年8月份,温哥华通过了对外国购房者征收15%的税收的法律。

只有纽约是这个趋势中的一个明显的例外。为什么呢?其实,纽约和香港、新加坡、苏黎世、伦敦、悉尼和温哥华等城市面临着类似的挑战:正在崛起的全球财富和低利率导致了外国房地产投资者的大批流入,推高了地产的价格,使得本社区永久居民难以承担。在其它城市,这种趋势造成的政治压力,致使立法者参与阻止外国资金的涌入。但是在纽约,对外国投资者的税收似乎还没有引起政界的关注。

一位资深的民主党政治顾问乔治(George Arzt)指出: “在这个城市里,增税一般不会被民选官员所采纳,而且人们对外国投资没有强烈的憎恶感情……其实,很多人都觉得加税会伤害那些可刺激经济增长的金鹅蛋。”在英国引进印花税的自然是执政的保守党。2014年9月美国民主党参议员布莱德·霍曼(Brad Hoylman)提出了在美国征收类似税务的提案。在茶党和国会反增税的承诺下,共和党人自然提出反对。霍曼的建议虽然在市议会获得了支持,但没有得到共和党人占多数的州参议院的通过。

同时,收税还涉及纽约的形象问题。有人认为: “纽约的形象就是它是世界的首都”,正是这种形象带来的投资和旅游业,使之成为世界上举足轻重的大城市。“没有外国的地产投资者,也就没有了纽约的品牌。”还有,像纽约这么大的市场,外国的地产投资者可能不会像他们在其它地区的市场上那样容易移动价格的指针。

与海外房地产投资者合作较多的房地产律师爱德华(Edward Mermelstein)说:“我们房地市场上的外国投资远远低于整体房产销售的15%,外资的进入不会推动价格的上涨。”反歧视法不允许经纪人和城市机构收集来自外国地产买家的资料和数据,这意味着没有人知道到底有多少人来纽约买地产。

纽约并没有像其它一些城市那样有明显的价格上扬。在香港,房产价格在两年内上涨了65%。温哥华的房地产价格单单在2016年的前八个月就上涨了31%。与此同时,在曼哈顿,公寓的平均价格比过年同期上涨了13%,据寿道格拉斯·艾丽曼(Douglas Elliman)的预计,曼哈顿房地产市场还有放缓的迹象。较慢的价格增长可能意味着对国外投资者更少的政治压力。

鉴于其它国家和地区征收外国地产投资者的税收,更多的投资者可能会转向纽约,给当地购买者带来价格上涨的压力。这可能会提起政界的重视,限制海外资金的涌入。2014年10月《纽约时报》援引调查数据显示,在曼哈顿东城有三个街区的豪华公寓一年中有超过50%的时间是无人居住的。

州参议员利兹·克鲁格(Liz Kruege)在对《纽约时报》的谈话中指出:如果购房者不居住在他们的物业里,他们就不会利用那里的资源。他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事情。”

尽管目前纽约市商政界都在抵制对国外购房者征税的这一全球趋势,但是房地市场的变幻可能会使其变得越来越难。

来源:纽约侨报

扫描二维码,分享本文到微信朋友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