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多多上市800天后收到纳斯达克警告信

留给房多多的时间不多了。1月7日,房多多收到纳斯达克交易所发出的书面通知,由于公司美国存托股票(ADS)的收盘价连续30个工作日低于每股1.00美元,不再满足纳斯达克上市规则中规定的最低投标价格要求。

截止到最后交易日,房多多目前股价为0.372美元,当日下跌3.1%,市值仅为2970万美元,约合1.9亿元人民币,不足房企大部分地块的投资额。

不过,房多多此次上市之旅并未真正画上句号,纳斯达克发出的警告信更像是一次“缓刑”。

按照纳斯达克退市规则,在过去如果公司股票低于最低交易价1美元超过30个交易日,会向该公司提出退市警告,并限其在90天内使股票市价回升到高于1美元,否则该公司将被勒令退市。

在特殊情况下,纳斯达克会给收到“退市”警告信的公司超过90日宽限,例如该公司必须证明净收入超过75万美元,股东所持股票金额超过500万美元,或公司市值超过5000万美元。

11年前,这条“股票收盘价连续低于1美元”的退市规则曾经打退了两位美国房地产抵押贷款巨头,也就是被称为“次贷危机元凶”的房利美与房地美。

2010年6月16日,美国“两房”被勒令从交易所退市,所采用的理由正是股价长期低于1美元的收盘价,不符合纽交所规定,而联邦住房金融局决定直接退市。

对房多多来说,显然属于得到了特殊宽限的后者,其也有意通过措施来保证上市资格。

房多多表示,在将来180天内,也就是7月5日前必须至少连续10个交易日内至少达到1.00美元,以此来维持上市地位。

倘若房多多未能在合规期内重新遵守最低出价要求,其认为仍有可能获得额外时间来达成规定。

房多多进一步表示,计划从现在起到2022年7月5日监控其ADS收盘价,并可能考虑可用于实现合规的备选方案,以重新遵守最低报价要求。

回顾房多多上市前所经历的一波三折,或许会更珍惜来之不易的挂牌资格。

从2014年末开始,房多多获得了万科副总裁肖莉的加盟。这位被王石评价为“与投资人打交道是你的强项”的经理人,自加入起,后者上市的传闻就不绝于耳。

同时,房多多为了上市专门设立了一家外商独资企业深圳市房多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并通过股权质押方式运营房多多的实体,从而搭建了境外上市的VIE结构。

房多多做好了一切准备,但上市并未获得实质性的进展,直到2018年9月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未成行。

2019年,房多多再向纳斯达克递交招股书,并最终在美国时间的万圣节11月1日正式敲钟上市。

按照彼时发行价13美元计算,房多多上市近800天后如今0.372美元股价剩余不足3%。当初上市估值超过11亿美元,如今跌去97%,仅剩2970万美元。

房多多上市以后并非没有经历过巅峰。

美东时间2020年6月9日,房多多股价出现暴涨,于当日收盘报47.06美元/股,涨394.85%,盘中一度涨1256.89%至129.04美元/股,14次触发熔断。

股价蹿升程度堪比火箭,不过当天换手率仅有0.32%,实际成交额约1500万美金,这也给此次股价的异动添加了更多疑点。

时至今日,各方仍未知道当天房多多股票熔断14次的具体原因,甚至包括房多多自己。其在公告中表示,不对异常的市场活动或投机行为发表评论;并告诫投资者,由于无法控制的原因,公司美国存托股份交易价格可能会出现重大波动。

房多多的“航天之旅”更像是一次美梦,梦醒之后依旧要面对现实:作为一家自称为SaaS平台服务商,却一直依赖于佣金收入的矛盾。

当时间进入2021年,这个房地产前所未有寒冬之时,房多多作为产业链中的一员亦未能幸免,股票在当年下跌了接近94%,从年初7.5美元一路下滑至0.465美元。

一路下滑股价背后是财务数据的表现:2021年前三季度分别录得净亏损1.05亿元、1.39亿元、3.55亿元,亏损一直扩大。

据统计,房多多前三季度累计营收8.62亿元,同比下降53%,累计净亏损5.99亿元,幅度扩大了3.7倍。

房多多绝大多数收入都来自于房屋交易产生的佣金收入,而市场整体低迷以及同行间的竞争也带来了巨大影响。第三季度闭环GMV总额仅有152亿元,环比下跌近5成;而第一和第二季度也并不高,约为299亿元、296亿元。

具体到产生收入代理商,房多多第三季度闭环代理商数量为1.06万,环比下降44.2%,同比减少了60%。

不过,贝壳们也不好过。

贝壳找房2021年第三季度净亏损为17.66亿元,经调整后净亏损为8.88亿元,成交额(GTV)为8307亿元,同比下降20.9%。

而房多多一直广而告之的SaaS业务收入,实际一直只占总收入不足5%。

重点孵化业务房云SaaS,旨在帮助开发商快速进行营销侧的数字化转型,为房地产上下游企业纾困,推动产业全链路的数字化发展。

房多多称,与碧桂园、万科、金地、中海等30家头部房企陆续达成试点合作,二季度收入环比大增268.4%。然而,不看广告看疗效,房云SaaS业务仅提供了233万元收入,并没有造成实际性利好。

针对目前的困境,房多多似乎也没有太好的办法。公司联席CEO曾熙谈到,稳健运营是房多多一贯坚持的发展原则,公司将积极面对目前的发展困难,顺应行业监管及市场调整趋势,优化业务成本,降低运营风险,拓展多元化创新业务的增长空间,提升平台竞争力,追求长期健康发展。

房多多能够回到2020年那个梦想的夏天吗?

来源:观点地产

扫描二维码,分享本文到微信朋友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