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市规划局皇后区办公室主任:“西法拉盛”计划或下月再次提出

尽管坊间有关“法拉盛已经过度开发”“房产开发用地日益稀缺”的讨论甚嚣尘上,但纽约市立大学皇后学院教授谭婉雯(Tarry Hum)认为,法拉盛河与法拉盛湾周边的空地将是法拉盛房产发展和“贵族化”进程的下一个目标。她指出,备受关注的“西法拉盛”土地规划改革之所以暂停,原因之一是该计划中的建造“可负担住房”要求与开发商的利益冲突。


(虚线范围内是“西法拉盛”计划开发范围)


(西法拉盛街景)

谭婉雯用一组数据说明了法拉盛地区租金稳定住房所面临的流失风险:在2015年法拉盛地区出售的18栋多家庭住宅中,有13栋是租金稳定公寓;在2010到2016年1月间,42栋、共计1800套租金稳定公寓被售出。这些被售出的公寓,约占法拉盛地区租金稳定房的11%。

但与曼哈顿下东区多次引发关注的“反贵族化运动”相比,法拉盛社区相对沉寂。在下东区和法拉盛都从事过租客维权工作的雷廷钧指出,法拉盛缺少租客维权组织。

除去不断被售出的租金稳定住房,法拉盛日益飙涨的房价也让不少民众望洋兴叹。有报告显示,2016年到2017年法拉盛房价中位数在50万元左右。谭婉雯表示,法拉盛地区房价的上涨主因是跨国的房产资金投入。法拉盛的多家大型房产开发商,都利用来自中国的资金进行房产开发。而Treetop开发公司虽然总部位于新泽西,但在购买八栋皇后区稳租公寓时,也间接从日本规模最大的财产保险公司,东京海上控股(Tokio Marine Group)获得了资金。谭婉雯认为,不同于曼哈顿华埠面临的“被富裕白人区”蚕食的境地,法拉盛正在面临另一种形式的“贵族化”。

尽管市府叫停“西法拉盛”计划,却并未阻止开发商向水边空地推进,他们仍可向市标准上诉局(Board of Standards and Appeals)要求高度赦免,并在社区委员会通过。如华裔开发商董茂华在天景豪苑旁开发的富盛广场(Flushing Point Plaza)建案就于2月在第七社委会通过。而华裔开发商徐家树也在去年斥资1亿元买下了一处临近法拉盛河,占地3.7英亩的地块。

谭婉雯表示,“西法拉盛”计划如果在未来通过,将会刺激法拉盛房市,可能致使房价进一步走高。而在“西法拉盛”计划的主要规划机构——“法拉盛、威利点、可乐娜当地经济发展公司”(Flushing Willets Point Corona LDC)的董事会成员和赞助商中,有多位涉足房地产开发,也让谭婉雯担忧“西法拉盛”计划能否平衡好开发商利益和公众利益。

对此,当地经济发展公司主席舒曼(Claire Shulman)表示,他们在设计“西法拉盛”方案时,广泛听取了社区意见,希望借此方案,在水边地段建立一个集住宅、商业、健康服务为一体的繁荣社区。

舒曼指出,在“西法拉盛”计划的最初方案中,并没有涉及“可负担住房”的建造。而在市长白思豪提出“强制包容可负担住房”设想后,“西法拉盛”计划中的可负担住房部分,就由市府与开发商协商。舒曼称,“西法拉盛”计划可能会在近期再次被提出。

而市规划局皇后区办公室主任John Young也透露,可能会在下月再次提出“西法拉盛”计划,新版本的计划预计将建造可负担住房的区域,限定在水边特定地段。

来源:美国中文网

扫描二维码,分享本文到微信朋友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