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公私合作到税收抵免:美国万亿美元基建计划如何落地

从特朗普竞选主张和其顾问团队的设想来看,特朗普万亿美元基建计划强调通过公私合作模式(PPP)、税收抵免等政策激励,拉动私人资本进行项目融资,联邦财政投入处于次要地位,以实现收支平衡。拉瓜迪亚机场(La Guardia)是纽约三大机场之一。虽然在旅客吞吐量上,比不了另外两座机场,但是因为距离曼哈顿最近,所以使用频率颇高;经常降落在这座机场的飞机,就包括美国新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波音757。


(拉瓜迪亚机场)

去年9月26日,在纽约霍夫斯特拉大学的第一场电视辩论上,坐着这架专机竞选总统的纽约地产大亨特朗普突然批评拉瓜迪亚机场太落后。

特朗普抱怨道,你乘坐的飞机在拉瓜迪亚降落,你从迪拜或者卡塔尔过来,你从中国过来,看过那里棒极了的机场,然后飞机降落在美国,“你会觉得我们已经变成了一个第三世界国家”。

但是1937年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开始建造这座机场的时候,拉瓜迪亚是“罗斯福新政”的代表作之一,是美国1929年大萧条之后大兴基建振兴经济的无上荣光。

不仅仅是拉瓜迪亚,罗斯福专设的两个联邦机构——公共工程管理局和工程振兴管理局——动用公共和私人资金,还建造了佛罗里达的跨海大桥、上密西西比河的大坝、洛杉矶的国际机场,外加130家医院、4000多所学校,以及全美65%的新法院市政建筑和污水处理厂、10%的新公路、桥梁和地铁。

罗斯福的前任总统胡佛也以建造大型公共工程出名,科罗拉多州的胡佛大坝就是明证。“二战”后的总统艾森豪威尔则主导建造了美国的州际公路体系。

而卸任总统奥巴马的功劳簿上似乎不包括基建。

现在,新总统特朗普的榜样看上去是罗斯福。特朗普宣称,他要给美国带来一万亿美元的基建计划。这个数字比他的竞选对手、前国务卿希拉里提出的5000亿美元翻了一番。

从特朗普竞选主张和其顾问团队的设想来看,特朗普万亿美元基建计划强调通过公私合作模式(PPP)、税收抵免等政策激励,拉动私人资本进行项目融资,联邦财政投入处于次要地位,以实现收支平衡。

同时,突出建造交通、水、通信和能源设施,以使用“美国制造”来为建筑、钢铁等行业创造就业。在执政第一个100天内,与国会合作提出立法建议:美国能源与基础设施法案。

这第一个百天,已在1月20日开始了。

联邦资金去留

自从上周参议院开始听证特朗普的内阁人选开始,华盛顿关心一万亿美元基建计划的资金来源是否包括联邦资金。虽然国会两党都支持能够创造就业的基建项目,但对项目融资仍有分歧。

在听证会上,特朗普提名的交通部长人选赵小兰(Elaine Chao)肯定地说这包括联邦政府出资。商务部长提名人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称,出于担保用途,使用联邦资金存有“一些必要性”。

特朗普在竞选官网上的主张并不十分明确:“联邦政府资金优先安排给基础设施建设。”

作为特朗普的经济顾问,威尔伯·罗斯与经济教授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在竞选期间的政策文件也未点明。纳瓦罗已被特朗普任命为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主席。

两人在去年10月26日公布的《特朗普与克林顿基础设施主张比较》,已是目前对此基建计划融资方式解释得最为全面的一份说明。

罗斯与纳瓦罗在文中批评了希拉里基建计划。希拉里助长的5000亿美元基建融资,是通过未来5年商业税收2750亿美元和一个由政府运营的全国性的基础设施银行来实现。

这2750亿美元的税收即是联邦资金支出。其中2500亿美元直接用来为项目融资;另外50亿美元建立一个全国性的基建银行。这将吸引额外的2250亿美元的直接贷款、贷款担保和其他形式的信用保证。

罗斯与纳瓦罗就对这种联邦财政使用提出批评说:“这是一个高风险的方案,杠杆率达到9比1几乎是特朗普计划的两倍。同时,特朗普方案也认为没有必要建立一个官僚机构来提供基建贷款。私人行业已经完全能够胜任。”

来源:21经济网

扫描二维码,分享本文到微信朋友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