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G莫恒勇:人民币贬值没有想象中可怕

美联储加息效应正在继续发酵。在美联储不仅升息25个基点还暗示明年将加快升息脚步后,美元扶摇直上,兑主要货币一举登临14年高位。与美元大涨相对的是新兴市场资本外流和货币贬值。本周人民币兑美元即期与中间价同创逾八年半新低,周五在岸汇价跌穿6.96。


(AIG首席经济学家莫恒勇)

在人民币汇率贬值的同时,本周美国财政部报告显示中国的持有美国国债的数额也在急剧下降。中国所持美国国债已经下跌到六年新低,日本反超中国成为美国第一大债主。

市场分析认为,对美元国债的减持源于中国利用抛售持有债务来购买人民币汇率,而这一努力使得中国的外汇储备从此前的4万亿下降至11月的3.07万亿,这个数字已经接近非常外储心理警戒线3万亿美元。

国际大型保险公司AIG首席经济学家莫恒勇认为,在目前美元加息周期不可逆的背景下,人民币必然会面临下行压力,而与其耗费大量外储入市干预,允许部分贬值可能是更聪明的做法。

人民日报评论文章称,短期来看,人民币汇率贬值压力确实依然存在,但长期而言,决定人民币汇率走向的还是中国的经济基本面。要正视美联储加息影响,大部分贬值压力在加息前得以释放,此次的压力反而不会像以前那么大。

《21世纪》:昨天的美联储会议宣布加息0.25%,并暗示明年将三次加息,这对人民币汇率是怎样的信号?

莫恒勇:我们看到,联储和耶伦这次的表态偏鹰派的,因为增加了明年加息的次数预期。尽管确实有特朗普刺激预期的影响,但从我们的判断力来看,即便没有刺激,美国经济复苏情况向好,接近完全就业,因此明年加息势头难挡。除了加息之外,我们预计明年1月也将是一个新的压力点,因为涉及到人民币换汇新年新额度实施的问题。

《21世纪》:对货币政策管理者来说,应该如何看待人民币对美元的这种贬值压力?

莫恒勇:我们认为这轮贬值是由美元加息主导的,也就是说相对来说美元升值的影响很大、任何措施都难以真正抵消起效果。

但值得注意的是,从目前各国的货币政策来看,贬值并不如想象中可怕。脱欧之后,英镑对美元贬值20%,很多银行在夏天预计英国将年底出现衰退,但从现在来看,经济还是不错的,因此并不能说贬值直接会影响经济增长。因此我认为,中国在一定程度上释放资本压力,允许适当贬值,是比较适合的做法。

《21世纪》:美国财政部公布,中国所持美国国债已经下跌到六年新低,日本已经取代中国成为美国最大债主。在目前的贬值压力下,如何利用好外储来对冲宏观风险?

莫恒勇:从去年开始,我们从一些市场信号看到,央行通过抛售美国国债,也就是外储来进场提升人民币。事实上,在这个代价是非常大的。外储在一年多以来缩水近万亿,如果这个数字继续降低,将导致市场对中国宏观政策失去信心,可能导致国际更大程度的卖盘。因此,我们认为,中国应该谨慎运用外储,而适当允许人民币的汇率波动。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扫描二维码,分享本文到微信朋友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