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9日,穆迪将22家中国政府相关发行人及受评子公司的展望从负面调整为稳定

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在10月19日将22家中国政府相关发行人(GRI)及受评子公司的评级展望从负面调整为稳定。与此同时,穆迪维持了上述政府相关发行人及受评子公司的所有评级。

评级理据

上述评级行动的主要驱动因素包括:

1. 近期有迹象表明,政府努力推进国有企业改革背景下,上述企业获得的政策支持 (政府所有人直接提供的支持,或透过政府所有母公司间接提供的支持) 中期内发生变化的可能性不大。此类发行人的业务经营处于具有战略意义的行业,或在支持中央政府政策目标方面扮演重要角色。近几个月中政府重申将继续支持上述行业,而上述行业从相关政府声明中受益。这与主要从事商业化业务经营的发行人,特别是那些处于产能过剩行业的且重要性较低的发行人获得的政府支持力度下降形成对比。2016 年国内所有发生违约的政府相关发行人均为后者,即“商业类”企业或产能过剩行业企业。

2. 以上各公司评级均能够抵御假设性下调情景下主权评级下调一个子级所带来的冲击。当前中国主权评级展望为负面,因此我们将上述情景纳入考量,而主权评级是上述政府相关发行人支持提供方评级的主要考量因素之一。

3. 上述公司基础信用评估 (BCA) 所显示的个体信用状况当前处于合理水平。
以上 3 项因素,即支持水平、政府直接或间接提供支持的能力,以及公司个体信用状况是我们根据联合违约分析 (JDA) 方法对政府相关发行人实施评级的主要考量因素。

此前上述发行人的展望于 2016 年 3 月调整为负面,以反映当时主权评级展望调整,以及穆迪担忧政府资产负债表或有负债持续增长可能导致政府向国企提供支持时将更加有选择性,且所有国企获得的政府支持力度将削弱。

穆迪董事总经理刘长浩表示:“但迄今为止的迹象表明情况正朝着另一方向发展,即政府努力推进改革并不会导致今日评级展望调整为稳定的政府相关发行人所获政府支持力度出现下降。”“在该背景下,我们认为上述政府相关发行人均属政府继续提供支持的类别,这些发行人被视为在协助政府执行国家战略及政策目标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 刘长浩补充道。比如今年 9 月,财政部和国资委联合印发了央企功能分类考核实施方案,称政府投资和支持将集中在业务侧重于国家安全和以提高生活水平和经济发展为目标的国企。

此次评级展望调整为稳定的发行人中,多数发行人的主营业务活动均与上述政府政策声明相符,因此必要时更有可能获得政府支持。“而对于主营业务活动处于商业化经营的产业,特别是那些产能过剩行业且重要性较低的企业而言,其获得政府支持的力度将逐渐减弱这一迹象越来越明显,这与上述情形形成对比。”穆迪副董事总经理黄卓尧表示。

“政府相关发行人所获政府支持呈分化趋势,过去 12 个月中的 7 起政府相关发行人违约事件即反映了该趋势。上述违约事件均涉及产能过剩的商业化经营产业,如煤炭、钢铁、金属与采矿以及化工行业。” 黄卓尧补充道。

针对这些地方政府相关发行人的评级行动,鉴于当前中国主权评级展望为负面,我们实施了主权评级下调一个子级的假设性压力测试。我们得到的结论是,对于评级展望从负面调整为稳定的地方政府相关发行人及受评子公司,其评级在我们的 JDA 方法下有足够的缓冲空间抵御假设性压力测试下主权评级下调一个子级所带来的冲击。

若实现以下几项,则上述政府相关发行人及受评子公司的评级有可能上调:

(1) 穆迪认为当其业务活动具备更为重要的战略意义性时,来自中央政府和/或地方政府,或其所属母公司的支持将增强;和/或

(2) 其个体信用质量大幅改善 (详情参考各发行人的信用意见) 。

另一方面,若发生以下情况,上述企业的评级可能会被下调:

(1) 这些公司从事更为商业化的活动,尤其是处于产能过剩行业,从而导致其战略重要性下降时,穆迪认为来自中央政府和/或地方政府,或其所属母公司的支持将会削弱;和/或

(2) 其个体信用质量恶化 (详情参考各发行人的信用意见)

来源:穆迪

扫描二维码,分享本文到微信朋友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新闻